观影有感

◎杨沐信
去年上映的科幻片《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The Giver)在影迷观影指标的IMDB只在10颗星中得到6.5颗星,与我一同观片的两位友人于电影播毕后列出了多条漏洞、未被解释的不合理剧情等等,而我却惊讶于片中基督信仰的丰富性。

《记忆传承人》改编自作家露薏丝劳瑞(Lois Lowry)的同名小说,该小说是美国中学生必读书单的其中之一。作家曾经表明过撰写该书时并未刻意加入任何信仰元素,但也不置可否地说神学流露其中。

被剥离记忆和情感的乌托邦
电影场景没有清楚解释,但是片中服装设定具未来感,透过故事主人翁Jonas所承袭的「记忆」,观众可以看到片面闪逝而去的许多历史场景。剧情里的角色们住在一个极为「一致」的社区里,在那里大家都是一样的,依据行业穿着不一样的衣服,但言语表达的方式相同、肢体表达相同、没有竞争、没有厌恶,人与人之间看似和谐相处,却也少了温度。

Jonas和好友们长大成人后,到首席长老指派给大家的工作岗位上接受训练。被认定集四项能力:智慧、正直、勇气与远见于一身的Jonas,则被拣选为「记忆传承人」。记忆传承人设立的目的是为了当社区长老或是人类做出与历史(记忆)相同的决定或是拥有相同渴望时,能有一个人扮演谘询角色,跳出来制止,避免悲剧历史重演。记忆传承人这职务背负了许多欢乐与痛苦记忆,却规定不能与任何人分享,像是被放逐般地独居在一座离社区最遥远的屋子里,承受许多心灵上的煎熬,也因此许多传承人过不了这关。

从前任传承人那儿接受训练之后,Jonas像是新生儿似地对那些前所未有的人类记忆感到惊奇,那些他不曾体验过,甚至被剥夺的经历,他开始企图违反规定。Jonas后来甚至发现社区许多被淘汰的、或是不遵守规矩的人都会被「解放」到「另一个地方」,所谓的解放其实就是安乐死。除此之外,他们每天早上都得注射一种药物,药物剔除他们每天累积的情感,换言之,每个人都是没有情感的动物。药物注射对众人来说,也只是日常惯例,从没有人质疑过那个小小的动作是为了什幺。

男主角最后在极大的信念之下,决定让所有的人能够有机会体验他所经验的一切,挑战权威,逾越规矩,穿越社区界线到「另一个地方」去。让社区里的人们从此看见了色彩、能够感受爱和喜乐。

信心和希望随着爱而生
电影中传承人曾对Jonas说:「信心和希望随着爱而生」,而Jonas则说「信就是远见」(Faith is seeing beyond)。英文的“See beyond”乍看之下虽然抽象,却能表达出眼界之外、视线之后的意思。

Jonas的角色设定让我想起了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基督徒有福份、恩典,受拣选听到主的福音成为基督徒(当然片中拣选传承人的是众长老,拣选基督徒的则是上帝自己),我们享有信、望、爱,却经常小信,缺乏如Jonas般大大的信心与勇气去做打破那些一般人看来「正常、应该」的事。我们没有勇气做激烈的改变,没有勇气为了福音的缘故,牺牲自己的安逸甚或牺牲自己。

一般的刻板印象,大概会认为拥有基督信仰的人反而是电影中那些住在社区里的人,生活在一定的规範之下、侷限之内。我却认为身处的这个世界像极了当中的社区,有着许多潜规则,甚至有许多我们不明白到底为了什幺原因要做,却埋头跟着众人做的事。

例如,曾几何时看电影若是少了腥、羶、色,彷彿就像连锁咖啡店的焦糖玛其朵少了那抢走咖啡原萃的焦糖糖浆;想要有一番作为,就得为自己设定各种目标,不断追逐,达标与否都转换跑道,满足自己想追的渴望。并非说基督徒不设立目标,而是基督徒在所有期盼、目标之上应有一个最大的方针,就是荣耀神。如果眼睛紧紧巴望着的灯塔是回家的方向,那中间就算错综交杂迷了路,方向依然是对的。

基督徒尝过得救与主恩满溢的滋味,但在众多没有过相同经验的人群社会中,基督徒该怎幺行?犹如片中传承人的角色一般,基督徒在世上似乎不免有三种情况产生:1.受不了原生社会的限制框架,但又缺乏Jonas的信心和勇气,因此感到格格不入,最后选择独居或是只和基督徒相处。2.穿起信心的盔甲,将自己尝过的主恩与非基督徒分享,传福音到地极。3.选择跟这个世界一样(例如Jonas大可死死的遵从命令,持续打药,把那些记忆看成他的工作,继续和谐地生活在社区中)。

首席长老在与传承人争辩时说:「人类在有自由意志做选择时,每一次都会选错。」的确,人类因为原罪常会选择错误,但也因为那些错误决定伴随而来的痛苦、恨、生死和看似负面的一切才能衬托出爱与喜乐的美好。愿我们身处这个世界,却不属这个世界,拥抱自己的「不同」,在神赏赐我们自由意志的恩典中更加荣耀祂。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