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少女》和《目击者》

编辑: -

(本文可能涉及剧情内容,请斟酌阅读)

4月初清明节连续假期推出的电视剧《通灵少女》和电影《目击者》,都引发广大迴响,前者有灵异成分,后者富惊悚特质,不再只是小情小爱小清新,多了类型作品的层次和取材,编导、剧本、演技都相当杰出,各有巧思。

《通灵少女》和《目击者》

《通灵少女》和原作《神算》这两部台湾当代社会戏剧,都是很古典的作品,后者遵守欧洲文艺复兴古典主义回归古希腊传统所揭橥的戏剧三一律,即故事在一天的时间内围绕着一致的事件和场所,首尾连结紧密贯串;前者则使用戏剧史上源远流长的「戏中戏」传统,也就是剧里高中话剧社于校庆演出的《罗密欧与茱莉叶》,这也是《通灵少女》以《神算》为本进一步搭建的主要架构。

戏中戏或剧中剧的古典技巧,通常两个故事之间存有连动或互相指涉的关係,内嵌故事甚至会像剧透似的揭露外在故事的底蕴内涵,这在《通灵少女》相当明显,话剧社彩排和正式演出《罗密欧与茱莉叶》开头多次宣告「这是一个关于爱与死亡的故事」,就是《通灵少女》全剧中心题旨,莎士比亚原作罗密欧误以为茱莉叶已死因而绝望自杀,对应的是饰演罗密欧的阿乐去找约会未现身的小真,途中车祸身亡的悲剧结局。

反倒是话剧社演出的《罗密欧与茱莉叶》搞笑版最后喜剧收场,可看到女扮男装替代阿乐演出的小真「作法」让茱莉叶「死而复生」(在莎士比亚原作只是假死),外在故事的通灵角色反向渗入内嵌故事,最后台上台下两个罗密欧阴阳穿梭泪眼相见,在类似宫庙酬神戏(演给天上的阿乐看的)的主要人物大团圆结局里,内嵌和外在的故事做了完美的呼应与融合,仿佛召来戏剧之魂,开展出一个节庆戏耍气息的做戏看戏魔幻场域。

金马奖最佳新人得主郭书瑶显然交出了一部代表作,其身处阴阳交界的灵动和忧郁气质,令人想起2007年主演《不能说的秘密》的桂纶镁穿梭时空的诡秘与慧黠,或许也会像当年这齣浪漫奇幻剧一样,成为下一波台湾影视浪潮的新起点。

至于台北票房逾2000万、全台超过5000万的《目击者》,只要看最后场景来到掌管警政署的内政部官厅(片里警察是主要罪犯角色),会议室里坐着职位皆由当任部长安插的内政部公关主任和媒体记者,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隔桌对峙接着娓娓道来一本书15元的「恐怖」故事(影射片里的1500万赃款),关键剧情在冷笑话中火热展开,是很高明的结构安排,可列入台湾影史上最精彩的结局之一。

而那场贯穿全剧的车祸,人言人殊不断搬演,最后去年金马奖影后入围的许玮甯饰演的女主角,终于翩翩坐上驾驶座,戏外有戏此戏最迷离,如同《通灵少女》末尾男主角灵体堂皇现身,闪现出近年台片最突出动人的魔力与奇境。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