慷慨一歌泪如泻——《舣舟集.周弃子渡海前诗文百篇》读后

五四以后的中国大陆,古典诗写作仅被视为文人小圈子的文字游戏,长期处于「妾身未明」的状态。直到21世纪网路发达,古典诗社如雨后春笋,对于民初以来古典诗的相关研究才逐渐兴起。台湾方面,日治五十年间的「皇民化」政策令汉文教育颇受冲击,但民间古典诗社依旧繁荣,俨然继承着中国传统文化血脉。其中不少诗人如张李德和、赖和、吴浊流、张达修、陈逢源、黄金川等,创作生命更延续到国府迁台之后。2001年,在施懿琳教授主持下,多位学者开始协力编纂《全台诗》,目标在汇集明郑、清领及日治时期文人在台所写作的古典诗。与此同时,台湾各大学纷纷设立台文所、台文系,诸系所师生对台湾20世纪古典诗的关注也超越了「新与旧」的畛域。

不过两岸分治数十年间,渡海诗人渐次老去,埋骨海疆。文献难徵,加上本土意识兴起,学界对于这些外省籍诗人的关注仍然不足。[1] 举例而言,外交官王家鸿(1898-1997)晚年编定的《劬卢诗集》,收录了作品八百余首,从少年求学武汉至晚年定居台湾,时间跨度达大半个世纪;其于数度出使外国之经历,以及抗战、内战、大陆易帜等事件,皆有题咏。然王氏之名,今日早已默默无闻。[2] 又如文人陈定山(1897-1987)的诗集,《台湾先贤文献彙刊》仅有《萧斋诗存》一种,至于其早年在大陆刊印的《醉灵轩诗集》等,则未有收录。如果诗人并未将作品自行编集,对研究者当然会造成不小障碍。由是观之,香港浸会大学朱少璋博士新辑《舣舟集.周弃子渡海前诗文百篇》,便是一件嘉惠读者的美事。

周弃子(1912-1984),原名学藩,以字行,湖北大冶人。幼年颖悟,后毕业于湖北省立国学专修学校。历任四川、贵州省政府参议,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少将编译、委员及总统府参议等职。周氏工诗,法脉上承同光体闽派。高阳曾谓其「多年以来,被公认为台湾的首席诗人……海外诗人固犹多老辈,但亦未见诗有胜于弃子先生者」。[3] 其说虽未必定论,然周氏诗名之大,于斯可窥。据传周弃子赴台后,创作诗词数千首,然随写随弃,大都散佚。至1988年,许着先编辑《周弃子先生集》;2009年,汪茂荣又在许编的基础上重新点校出版。然而正如少璋师兄所言︰「以上两种作品集,主体内容相同,均以周氏渡海后的作品为主,至于渡海前的作品,在周集中为数不多,加上周集的作品均没编年,读者要辨别哪些是『渡海前』的作品,亦殊不容易。」因此,师兄翻查了上世纪50年代前的多种报章刊物,尝试钩沉周氏渡海前的作品,初步搜得百余篇诗文,釐为四卷,统一以时序编排,诚可视为其在创作上的阶段总结。[4] 而导言〈欸乃一声︰周弃子渡海前诸作〉、凡例及后记〈期约匆匆〉,更可让读者简单扼要地掌握周弃子渡海前诗文的全貌,并了解此书编纂的情况。如编者所言,这辑诗文不仅印证了周氏之早慧,更有几项较为显着的特色,包括喜用集句、长篇歌行好用「曲」名、习为新诗、散文清俊流畅等,此皆与渡海后之作品颇异其趣。笔者仅就阅读所及,略陈浅见,望勿贻续貂之讥。

翻阅全帙,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莫过于〈蒋黑儿曲〉。导言谓此诗︰「写得洋洋洒洒,全诗凡四十八韵九十六句,大有与〈琵琶行〉相颉颃之势;作者以歌妓蒋黑儿的生平遭遇旁涉并贯以时局动荡之实况、人民流离颠沛等时事,写来极具『史诗』的深度与规模,堪称是年轻诗人的大手笔。」[5] 周氏诗序谓这位在洛阳旅次偶遇的蒋黑儿︰「曾侍某公巾栉,亲见东北盛时事,某公既殁,复遭国难,今流落至此。」此公乃张作霖无疑。可是,与〈琵琶行〉中长安倡女「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的遭遇不同,诗人是这样叙述蒋黑儿的悲剧︰

九月十八鉅变生,百十七城一宵陷。
山河犹是舆图改,义勇仅余数人在。
红颜未可事雠仇,且办飘流向湖海。
随身絃索入榆关,愿死他乡誓不还。


蒋黑儿委身张作霖,自有美人爱英雄之意。但皇姑屯事件发生,一代英雄不得令终。九一八事变随即爆发,当局下令官兵不抵抗。蒋黑儿区区一歌妓,却更胜鬚眉︰她宁可逃往关内流浪,也不事敌寇,风尘侠义,令人肃然。一阕〈蒋黑儿曲〉,真可谓古典版本的〈松花江上〉,亦壮亦丽、克柔克刚,使读者迴肠荡气。又如发表于1939年的〈感旧〉七首,分咏南京、镇江、苏州、嘉定、淮安等处,真实记录了当日沦陷区的景况。如其一︰

龙蟠虎踞古名区,铁锁楼船备不虞。
十载经营轻一掷,几人流涕议迁都。


不仅痛惜南京的沦日,同时也对国府迁往重庆后方之举,颇不以为然。但整体而言,笔触依然不失含蓄敦厚,意在言外。当然,周氏彼时尚在青春,作品中也时间绮怀艳想。如〈鹧鸪天〉︰

拟託微波一致辞,绿衣人去未移时。倘成佳话原非福,但抱孤愁或是癡。杨柳老,鹧鸪稀,少年谁不善相思。湖州万树垂垂影,恼煞寻春杜牧之。

一句「少年谁不善相思」,不由使人想起郭沫若所译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的诗句︰「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锺情?妙龄女人谁个不善怀春?这是我们人性中的至性至纯;啊,怎幺从此中有惨痛飞逬?」若成佳话并非福祉,若事不谐又孤苦难安。一首小词,把少年情场进退失据的怅惘描摹曲尽。

如龚鹏程所言,现代诗家因重视美学问题,而逐渐走离现代主义,重新接合中国古典诗歌之审美意识、表达方法,以及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世界观,由汉字、文言文、唐诗、老庄、禅等处去探寻现代诗的新方向。以致原先昌言「乃横的移植,而非纵的继承」的现代诗,最终成为「寻找传统中国性」的运动。[6] 但反过来看,古典诗由于自身体式风格的侷限,似乎不易与时俱进地吸纳新词彙、採用新题材、营构新情调。周弃子在古典诗中运用新词彙,却能如少璋师兄所言,「令读者感到自然妥贴,安章宅句,处处履险如夷」。进而言之,如寒山拾得的佛理诗虽多用白话,却始终拂不去那种诙谐之感。高雅即严肃,通俗每可笑,不仅传统中国如此,西哲亚里士多德将悲剧的地位列于喜剧之上,可谓殊途同归。然而,周弃子採用新词彙,却能不落插科打诨之窠臼。如〈今行路难拟梅村八章〉其一︰

醉君以蒲萄香槟之美酒,饮君以咖啡酪乳之苦茶。娱君以狐步探戈之妙舞,媚君以袒胸裼股之淫娃。赌球赌狗复赌马,丈夫行乐须粗野。君不见尘世悠悠行路难,慷慨一歌泪如泻。

酣畅淋漓,一片神行,深得鲍照三昧,却又能自出机杼。正是香槟、咖啡、狐步、探戈等新词彙,令此诗与新感觉派的小说、乃至白光那些烟视媚行的时代曲遥相呼应,于秾丽浮华的质感中同时含藏着针砭之意,如此岂庸手所能为!

自港赴台访学前夕,拜收师兄新辑《舣舟集.周弃子渡海前诗文百篇》,机上即粗读一过,高论中的,勤搜无遗,令人敬佩,并诌七律一首以谢。小桦师妹见此,遂命我撰书评一篇。延宕至今,方才拉杂成文。兹迻录当日所诌,以为附骥︰

恰值梯航渡海时。相随获此百篇诗。
大成无缺苍天璧,小寐犹耽红豆辞。
骋目风窗来落日,寄身云幛觉寒衣。
欲吟蒋黑魂先断,回首长安事已非。

2018.12.01.


[1] 月前在恆生大学参加「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中国文学国际研讨会」,袁国华教授所见亦同。
[2] 2017-18年度,笔者指导陆晨婕同学完成毕业论文〈外交文人王家鸿旧体诗作的守成和趋新〉,后发表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主办「风雅传承:第二届民初以来旧体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
[3] 见高阳︰《高阳杂文.弃子先生诗话之什》(台北︰远景,1998)。
[4] 朱少璋︰〈欸乃一声︰周弃子渡海前诸作〉,载周弃子着、朱少璋编︰《舣舟集.周弃子渡海前诗文百篇》(香港︰中华书局,2018)。
[5] 同前注。
[6] 龚鹏程︰〈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旧与新、旧是新、新是旧、旧又新的文学叙事〉,载程中山、陈炜舜︰《风雅传承︰民初以来旧体文学论集》(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7)。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